菜单导航

劝退别人婚姻中的第三者,我拿到了50万

2021-11-28 16:23:22 作者:知心 来源:正能量励志语录大全
咪乐|直播|app|平台下载 成立专门实施行政审批职能的政府工作部门。

  记者 | 陈晓珍 周姝祺

  “可否换个说法,情感修复师?”听到自己的职业被称之为“小三劝退师”时,何宇生迟疑了片刻。

  不同于部分婚姻咨询公司在网上大肆宣传“劝退小三、挽救婚姻”,何宇生并不希望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被如此形容。

  更准确的说,他抗拒这份职业名带有“小三”二字。尽管自2016年入行以来,与这类人群博弈的次数不计其数。

  何宇生的顾虑与网络对该职业的“污名化”存在一定的关系。根据网络爆料,不少小三劝退师为了达到目的,会采取过激手段,如使用“美男计”,安排工作人员欺骗第三者的感情,又或者诱导怀孕的第三者进行打胎等。

  何宇生认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并非如此。“我们之所以能在这个行业扎根多年,是珍惜自己已有的东西,找人去伤害第三者,几乎没有这么做过,但不排除别人这么做。”    

  据界面职场了解,早在2010年,专门手把手教人如何挽回感情、挽回婚姻的小三劝退师便已存在。那时的小三劝退多为私人侦探在婚姻调查之后的配套服务,小三劝退师也多以个人身份受理业务。近些年,随着市场需求的激增,婚姻咨询公司层出不穷,婚姻调查、第三者劝退以及劝退后的夫妻情感修复已形成全套服务模式。

  何宇生也透露,公司在成立之初主要以第三者劝退业务为主,如今单纯受理第三者劝退的业务量明显减少,夫妻情感修复成主要业务。此外,婆媳关系、恋爱关系、原生家庭修复等均是服务范围。

  但界面职场从多个婚姻咨询公司负责人处获悉,夫妻情感修复的服务往往是长期性,一个服务周期通常以年为计,甚至是以十年为计,一年收费在5-10万元不等。如果从短期来看,仅有1-3个月服务周期的第三者劝退业务才是婚姻咨询公司的高收入环节。

  卧底、制造矛盾、美人计,一单收费或超50万元

  被视为婚姻“公敌”的第三者群体有不同的类型:主动型、被动型、职业型。在主动型小三中,有人动了真感情,也有人为金钱成为职业小三。被动型小三往往是受害方,她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别人婚姻的介入者。

  大部分委托人在选择劝退业务时会提供第三者信息,为进一步确认信息的真实性,判别第三者的类型,婚姻咨询公司会提前派人进行实地调查。这一部分的工作则由婚姻调查员来执行。

  据何宇生透露,“不少人打着劝退第三者的名义来咨询,其实她(他)才是第三者,她(他)把自己包装成原配,这种我们肯定不受理。其次,有时候通过调查,发现第三者怀孕了,并且男方与原配分居多年,这种挽回难度极大,基本不受理。” 

  目前,多数婚姻咨询公司并未对婚姻调查员与小三劝退师在岗位上进行明确的划分,在不到二十人的团队中,他们身兼数职,既是婚姻调查员又是小三劝退师,甚至是演员。

  王全泉是深圳一家婚姻咨询公司的创始人。据他透露,在与第三者接触的过程中会遇到诸多难题,第一次电话约见时往往会被其挂断电话,拒绝见面。为了能获得第三者的信任,需扮演各种角色接近,与其成为朋友,甚至是男女朋友。

  他们会去第三者所在的单位卧底应聘,在日常的工作中制造各种机会与其接触。三个月的委托期,第一个月一般是与同事打好人际关系,第二个月才会与本人正式接触。

  不乏一些第三者,独来独往,与公司同事交流甚少,即使主动接近,也难以获取任何信息。“我们会先从同事那了解其人的学历,平时聚会带不带异性、有没有老公或者男朋友、是自己租房还是住公司宿舍。”

  与何宇生不同是的,王全泉将自己的工作形容为“家庭医生”。在他看来,有不少第三者深受原生家庭的影响,缺失家庭教育,导致价值观扭曲,相比于职业第三者,她们更加畏惧身份被暴露。

  “我们会与她进行多次深入沟通,主要以劝解的方式,旁敲侧击暗示她主动退出。”但王全泉也透露,这样的方式未必适合每一个案例,因此,制造矛盾也成了他们经常使用的手段。

  曾有一名女委托人发现自己丈夫出轨闺蜜后,向王全泉求助。基于调查,王全泉发现男方日常喜欢搭讪异性,便安排了一名女演员前往男方公司进行应聘。

  按照剧情设计,在顺利入职后,女演员要经常约男方喝酒、吃饭。某日,女演员故意约男方到一家酒店餐厅,并让女委托人同时约出闺蜜,制造男方、女演员、闺蜜三人相遇的场景,目的是为了让女委托人的闺蜜误以为男方有了“第四者”。

  根据女演员向王全泉的反馈,当女委托人的闺蜜见此场景后,回到公司与男方大吵了一架,不久后便主动离开了男方。

  王全泉并未透露制造矛盾的方式是否能适用于每一个案例,但制造矛盾却是多数婚姻咨询公司进行第三者劝退时常用的手段。

  他们通常会安排一位演员介入男方与第三者之间,故意制造矛盾分离婚外恋人,用美人计围猎男方是激化矛盾的方式之一。不过,正如王全泉所言,“到了一定年纪,不是所有的男性都对美女感冒。”

  何宇生同样使用过制造矛盾的方式。不同的是,他的围猎目标并非男方,而是婚姻中的第三者。

  曾有一名企业男性高管因被婚外恋人紧逼离婚而主动找来,希望何宇生能帮助他重归家庭。该名高管与第三者有着多年的情感,但本质上并不想离婚。

  何宇生让男方先断了两人的联系,“无论如何,都不要联系她”,并安排了一名女演员与男方拍摄一起唱歌、吃饭的暧昧视频,让男方故意将视频发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

  据何宇生透露,当时第三者看到视频后,误以为男方有了“第四者”,瞬间奔溃。迫于与男方同在一家公司,也并不想把事情闹大,最后要了钱就分道扬镳了。

  “这种情况也很少见,男方自己主动撤退的。”何宇生说。

  值得一提的是,为寻找和劝退婚姻中的第三者,婚姻调查员、小三劝退师以及演员等往往需要奔赴各个城市,交通、住宿、餐食均是成本。在接触目标人物的过程中,会为她买礼物、请吃喝、旅游等,各个环节的花销也让该项业务的收费相对较高。

  多位婚姻咨询公司负责人向界面职场透露的收费标准均在在10万元起步,而收费主要根据案例的难易程度进行划分,在成功案例中最高的收费可达50万元。    

  “客户会先支付一半金额,如果劝退成功再支付另一半,如果没有成功,我们会收取一定的成本费,剩下就会退回去,这个都会跟客户提前确定,但按照经验,基本都可以劝退。”王全泉说。

  人员素质参差不齐、鱼龙混杂,专业人士认为婚姻咨询不应涉及第三者

  2007年4月,人社部发布第9批10个新职业,婚姻家庭咨询师位列其中,为在婚姻家庭生活中遇到问题的人群提供服务是该职业的主要职责之一。

  2016年,婚姻家庭咨询师被取消认证,这也意味着通过国家资质认证以证明自己是否合规的时代结束了,一名婚姻家庭咨询师是否专业,更多是由市场需求者来认可。

  但婚姻家庭咨询师认证的取消,并不意味着市场需求的锐减。据中国民政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1978~2019年的40余年间,离婚率总体上快速上升,从1978年的0.18‰升至2019年的3.36‰,增长了18倍。

  另据民政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国平均离结率( 离婚对数与结婚对数之比 )为39.33%,即每三对新人结婚,就有一对离婚。

  离婚率上升的同时,婚外恋也呈现增长态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潘绥铭在接受人物采访时称,“最意外的是中国的婚外恋,无论男女,比例都在上升尤其妻子的婚外恋,是全世界比例最高的。中国大约每3个丈夫和每7.5个妻子中,就有一个曾经出轨。”

  潘绥铭教授在全国范围内的四次调查结果也显示,2000年,男性出轨率是11.8%,2015年达34.8%,增加了3倍,而女性的出轨率,2000年低于5%,2015年增长至13.3%,同样增加了近3倍。

  据部分小三劝退师透露,在过去,大多数家庭难以直面另一半出轨、婚姻破裂的事实,尤其是女性,一旦婚姻中出现了第三者,通常会选择离婚。而今,女性在对待婚姻问题上变得越来越冷静,婚姻出现问题,会想方设法来拯救婚姻,甚至会主动寻求专业人士给与及时的辅导、调解、修复与治疗。

  婚姻家庭咨询师认证的取消是为了让更多从业者不再受限于行政化的资格认定,但强烈的市场需求也使更多非专业人士涌入婚姻咨询队伍。

  尤其当劝退婚姻第三者成为一门生意,不少打着正义旗号的小三劝退师游走在法律与道德的边缘。他们往往宣称要与小三平等沟通,但实际上为达到目的,各种手段轮番上阵。

  上海某婚姻咨询公司负责人戴朋俊直言,“如果使用‘美男计’或者其他手段去接触第三者,我都是认可的,如果情况需要,我们会考虑。如果是遇到怀孕的第三者,不会强制她去打胎,但会建议或者引导她来做选择。”

  北京中天华康婚姻咨询公司合伙人张建业也向界面职场透露,当劝退进展不顺利时,他们会有相应的手段。如果知道了第三者所在的单位,他们就会使用“连哄带吓唬”的方式,告诉她如果不退出,来单位闹事,把事情曝光。

  界面职场通过搜索发现,婚姻咨询公司在受理第三者劝退业务时往往会制定不同的方案。

  如一家名为北京护婚恋服务有限公司,在介绍分离第三者业务时提供了四大方案:移情疗法、介入疗法、移位疗法以及厌恶疗法。

百度